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其他小說›岳臨溪沈湛名字
岳臨溪沈湛名字 連載中

岳臨溪沈湛名字

來源:google 作者:沈湛 分類:其他小說

標籤: 其他小說 岳名姝 沈湛

「岳臨溪,生辰快樂,」我感覺沈湛拍了拍我的腦袋,原來今天是原主的生辰啊,虧得他還知道呢,過了半晌,他又道,「也祝我生辰快樂」啊?沈湛也是今天的生辰?難怪讓他倆成親呢,這多有緣分的事啊展開

《岳臨溪沈湛名字》章節試讀:

害,不得不說大家想太多,這就是我張口一說他一答應的事而已。
作為大家議論的主角,我,辰貴妃本妃,沒有風光無限,也沒有進行封妃大典,因為我生病了!
喝了酒,爬樓梯一身汗,又吹了半天冷風,再在御膳房折騰了半宿,我徹底廢了。
當天晚上就高燒不斷,第二天床都下不來了,頭暈目眩直犯噁心。
我心裏苦啊,昨天沈湛還給我說今天會有嶺南進貢的荔枝呢,今天去不了他那裡,他該一個人吃光了,嚶嚶嚶。
太醫來給我診脈開藥,碧桃把黑乎乎的中藥給我端過來的時候差點給我送走,味道太沖了。
碧桃給我拿了蜜餞過來,娘娘,太醫說您受了風寒,腸胃也有點問題,所以葯種類多一點,可能稍微有一點點苦,您堅持一下。
我腸胃怎麼會有問題?
吃嘛嘛香啊。
他說您以前食量不大,但是最近吃得太油膩了,而且生冷不忌,腸胃已經有點問題了,只不過還沒暴露出來而已。
合著原本的岳臨溪常年消化不良,我一下給補充過了唄。
碧桃把葯端起來,目光殷切,娘娘,喝葯了。
怎麼有一種大郎,喝葯了的感覺?
我強忍着苦味抬碗就幹了,這完全得益於我乾飯人不剩飯的風骨。
碧桃眼疾手快地給我塞了一塊蜜餞,把碗拿了出去,我咬着蜜餞躺在床上發獃,也不知道沈湛下早朝了沒,也不知道荔枝到了沒。
沈湛沒等來,我倒是等來了岳名姝。
這姐們,我回門那天她就陰陽怪氣的,不知道今天來幹嘛,碧桃上了茶在旁邊候着,岳名姝只能說場面話,關係我的身體什麼的。
和她裝腔作勢我也心累,索性讓碧桃先下去。
妹妹這當了貴妃就是不一樣啊,哪有一點昔日在府中的影子?
我躺在床上,伸手摸了摸自己肚子上的肉肉,是呀,我變胖了,也變強了。
沒想到岳名姝倒是會錯了意,你懷孕了?
不是,我是說……岳名姝完全不聽我解釋,面露嘲諷道:倒也無所謂,你也只是個妃而已,妃就是側室,生下來也不過庶子,她輕飄飄地看着我,就像在看一株草一塊石頭。
饒是我沒有嫡庶觀念,也不是原來的岳臨溪,也感覺非常不舒服,你如若沒事的話就先回去吧,本宮有點乏了。
當了兩日的主子還真拿自己當個人物了,不要忘了你的身份和你答應過父親的事情,岳名姝目光冷然,壞了事一定要你好看。
什麼事?
我一頭霧水地看着岳名姝。
她摘下頭上的一根珠釵遞給我,聽說最近你們常一起用膳,正是好機會,別想着投誠,你本來的身份暴露了他第一個殺你!
這狗日的想殺沈湛,這是要造反啊!
岳名姝走了,我拿着珠釵不知所措,所以說原本的岳臨溪不是岳臨溪,還有隱藏身份?
沈湛天黑來了一趟雙喜宮,本來病着,岳名姝來鬧了一場,我的腦子更是混混沌沌,總感覺有大事要發生。
今日前朝有些事要處理,所以來得晚了些,沈湛在床邊坐下,好點沒?
沈湛,這是我第一次喊他的名字,如果我是什麼特別的身份,你會殺我嗎?
沈湛反問我,那你會害我嗎?
我盯着他看了一會兒,還是覺得沈湛怎麼也比岳名姝和丞相靠譜,就算我有特殊身份,幫他們做完事他們多半也是把罪名推給我,讓我頂包,我就不信他們會救我。

《岳臨溪沈湛名字》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