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都市小說›雲落星辰
雲落星辰 連載中

雲落星辰

來源:google 作者: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分類:都市小說

標籤: 我是一個正人君子 祁琛 都市小說

冰冷的宇宙,浩瀚無垠,遙遠的時空星辰閃爍,流光飛旋,一團星雲橫亘於虛空,夢幻絢爛如同霓虹般璀璨,藍與紅的蔓延,閃耀着極致的色彩,瑰麗而動人星空下,神秘在運轉,齒輪永不停歇,文明與奇幻的碰撞,誕生出史詩的色彩風起雲落,星辰幻滅,雲落——星辰展開

《雲落星辰》章節試讀:

祁琛手貼着生物樣品室的門,冰涼的觸感通過皮膚直觀的感受着,心臟跳動的頻率加快,裏面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他。

他稍微用力推了一下門,銀色的鐵門厚重結實,紋絲未動,彷彿推在了一堵厚厚的牆壁上。

果然不出所料。

學校的生物樣品室屬於學校的禁地,學生想要進去的話必須要經過生物老師的同意拿到權限才能進去,如果非要硬闖的話光靠蠻力是絕對不可能的。

生物樣品室的牆壁和門都是由堅硬的合金材料鑄成,不僅如此還有極強的韌性,別說血肉之軀,炮彈也只能打變形,很難將它打穿。

祁琛看着銀門,心裏一時有些躊躇不定,他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為什麼突然會這樣,如果是病的話他知道自己應該去看醫生,但內心的急迫告訴他,裏面有能讓他安心的東西,有巨大的秘密。

他猶豫了一下,還是沒能忍住,對着門旁邊的顯示屏按了下去。

有次他見到生物老師就是這樣,按了一下門就打開了,他猜測這裡可能是個感應器,或許能把希望寄托在出現故障能放他進去的渺茫幾率上。

「錯誤!您沒有權限!」

冰冷的機器聲響起,突兀地把祁琛嚇了一跳,他連忙朝着四周觀望,生怕有人發現他。

「該死!」

這要是被老師發現的話,絕對不好解釋的,可心中的悸動已經不受控制,現在他只想進去,找出那個讓他心跳加速的東西!

他想到了一個辦法,這個辦法的成功率不高,不過可以試試,走投無路的人都會將能想到的無所不用其極。

他飛速跑進教室里,來到講台這裡,教室里有幾個人,不過等鈴聲響的前一分鐘這裡將會坐滿人。

他拿出一個強力膠帶,又在講台桌子下面找到了一本生物書,將生物書抬起,與頭平齊,側對着將要下沉的巨紅太陽。

書的封面上,一片紋路在光的折射下顯照出來,隱隱能看到還有一個手掌印,他的瞳孔微微一縮,旋即嘴角勾起一個興奮的弧度。

找到開口處,把膠帶打開,對着生物書就要貼上去,這時他發現了一個問題,膠帶的寬度不足以將整個手掌覆蓋!

最多只能印下半個手掌的紋路!

這可真是一個糟糕的消息!

他愣了幾秒,最後決定只把五個指紋印下來,只能這樣試試了。

還有五分鐘上課,他必須要抓緊時間了!

……

將膠帶上的指紋貼上顯示屏,在滿懷期待下,一切都沒有發生,他猜測可能是感應器只針對活物,這招並不管用。

他捂着跳動激烈的胸口,十分的沮喪,對門那邊的東西越發地渴求,冰冷的銀門提醒他,應該去找他的生物老師談。

「你是想進去嗎?」

走廊那邊傳來熟悉的聲音,祁琛豁然扭頭,看到了熟悉的身影。

「何熙!」

她是跟着自己過來的!她看見了自己要幹什麼!

女孩低垂着腦袋,怯怯走近,似是很怕被人看到她的臉,在面對祁琛時腦袋更低了,更怕被他看到。

「你是想進去嗎?我可以幫你打開的,但是你要告訴我今天那些人有沒有傷到你。」

聲音略微有些沙啞,她在有心掩飾,不想讓人察覺,不過與平時正常的音色不同,還可以被輕易辨別出來。

今天早晨在校門口發生的事已經被傳開,今天已經有很多人問過他了,因此他並不奇怪何熙是怎麼知道的。

他用輕鬆的語氣回答:「我沒事,那些人被教導主任制止住,最後被**帶走了。」

「真的沒有受傷?」

「沒有。」

何熙像是鬆了一口氣,她從衣袖裡伸出縮着的小手,按在顯示屏上,還沒等他看清又迅速抽回,「滴」的一聲,銀門緩緩打開一條縫,冷風透過門縫向外面侵襲。

「噗通!」

心臟狠狠地抽動了一下,他迫不及待推開縫隙,在可以容納一人穿過時閃了進去。

「平時上生物實驗課時都是我幫生物老師來取實驗用品,次數多了老師為了方便就沒有收回權限。」

何熙從後面跟了過來,小聲解釋。

生物樣品室內的溫度比室外的溫度還要低,裏面的空間相當於半個教室的大小,左右各兩排的銀色的生態儲存箱井然有序的擺放,上面沒有名字,只有不同的編號。

每個儲存箱里的溫度環境適合不同樣品保存或生長,且還能根據樣品的變化而自動調節,是樣品室的「重器」。

「左邊的是植物樣品,右邊的是動物樣品,如果你想要打開的話可以給我說,不過你必須有個合適的理由,我……我能把你放進來看看已經算是違規了。」

何熙心情有點愉悅的提醒,她指着不同的編號告訴祁琛,哪個代表了組織液,哪個是營養液、植物的種子、動物的器官、以及活體細胞和微生物。

祁琛一隻耳朵進,一隻耳朵出,他心臟劇烈跳動,他要尋找那個東西,在進去樣品室後心臟的跳動已經達到了一種高速頻率,他現在只覺得世界很吵,他有些懷疑旁邊的何熙是不是也能聽到這可怕的聲響,會不會把他當成怪物!

他感受到了強烈的呼喚,不,準確的來說是召喚,有什麼東西在吸引着他,這是心靈感應嗎?還是被鬼附身了?

他覺得有必要把何熙支開,因為他不確定會發生什麼,但就如她剛剛說的,沒有她,他是沒有權限打開的。

更何況還要去編什麼合理的理由!

「琛琛……你不舒服嗎?你的身體怎麼這麼紅?」

何熙驚訝叫道,擔憂地詢問。

祁琛整個人渾身上下一片通紅,那是因為心臟的高速運動導致他的氣血開始沸騰,他的身體開始膨脹,皮膚表面隱隱有白氣蒸騰,整個人的像一塊燒紅的煤炭丟到了雪地里,在昏暗沒有開燈的房間內通紅的惹眼。

他看着右面第二排的生態儲存箱,那裏面的東西就是他要的!

編號:A023。

何熙看清後卻發出了驚呼,她想到生物老師曾告誡過她,凡是編號前面帶字母的,都不要碰,裏面有危險因子,並且對人體有害。

更糟糕的是,祁琛伸手一抓,生態儲存箱的門竟然打開了!

在生態儲存箱中間的玻璃器皿內,紅色的液體不知是什麼物質,上面還貼着一層保護膜。

祁琛停止了所有動作,雙眼無神地看着紅色液體,意識彷彿脫離了軀體,飛到了九霄雲外。

同時停止的還有他那顆鮮紅跳動的心臟。

在他與紅色液體之間,一道若有若無的紅色物質穿過保護膜,將他們連接起來,他的身體由之前的血紅色慢慢恢復,又變回了原樣。

何熙伸手拉向祁琛,就要把他拽走。

……

混沌的空間,巨大繁多的黑色齒輪橫亘於虛空之上,在永不停歇地轉動,周圍一圈隕石懸浮環繞,形成了一個環,在跟隨着轉動。

世界迷濛,遠處儘是混沌,唯有這裡的秩序在運轉。

祁琛睜開眼睛,就看到這個世界,他覺得自己出現了幻覺……嗯,不過現在他知道自己出現了幻覺,該怎麼清醒過來呢?

他打量着遵從着秩序運轉的巨大齒輪,密密麻麻的,不知道什麼會停下來,他對眼前的一切表示好奇。

設計合理的話,給我一個發條,我能讓他轉的更快。

祁琛腦海里浮現出他輕輕一轉發條,齒輪加速運轉的樣子,對比表示期待,他嘗試使用控夢的手段,對自己進行心理暗示,企圖能在齒輪上面加個發條。

然而並沒有如他所願,一切都還按照井然的秩序在運轉。

「這裡是哪裡?有人嗎!」

沒有人回應他,正如他所想的那樣,這裡是他的幻覺,可他居然醒不過來!

他記得自己和何熙在生物樣品室……打開了一個生態儲存箱……然後就到這裡了?

嗯?等等!

他豁然想起自己去生物樣品室的目的,他是為了找那個讓他心中悸動的東西,當時他沒多想,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得到那個東西。

可當他打開生態儲存箱後就到這裡了?!

他覺得自己要理清一下思緒,嗯……對,自己為什麼要做這種莫名其妙的事?他這是怎麼了?

不受控制了似的……

哦,他現在意識無法回到身體可能也跟不受控制有關,或許哪天應該找個醫生看看,嗯……他身體沒有病,那就找個心理醫生!

他又看向上方巨大又密集的齒輪,大大小小,都在轉動着,不過沒有一點聲音,周圍也是絕對的安靜。

他看着齒輪發獃,想着如何破解幻境,回到現實,他心中突然有一個可怕的想法,他會不會是變成了植物人?!

據說植物人除了不能動,但他們還有自己的意識,他們的意識會在一個黑暗什麼也沒有的空間里,和正常人一樣思考,就像他現在一樣。

可是、可是他還這麼年輕,正值青春年少的年紀,怎麼就會好好的變成植物人呢!

他絕對不相信!

又不知過了多久,可能是幾天,也可能是幾年,他等的實在是不耐煩了,心中的恐懼在無邊蔓延,他變得焦躁起來。

伸手抓向衣領,卻意外地扯到了一塊石頭,沒有多想,將石頭拽了下來,對着齒輪就丟了過去。

紅色的石頭稜角處閃爍星辰的光芒,化作一道紅色流光穿梭虛空,狠狠地撞在了齒輪上面。

空!

詭異的聲音宏大浩瀚,齒輪變得緩慢,停止運行,一切都彷彿靜止了下來。

「嗯?」

祁琛仰着頭,看到這種變化,心中重新燃起希望。

咔!

無數個齒輪相互重合在了一起,匯聚成了一個,接着又開始轉動,只不過這次轉動的速度很快,快到肉眼無法跟上,無法數清楚轉了多少圈。

齒輪速度快到了極致,竟然化作了一個光團,並且在持續不斷地縮小,周圍空間隱隱以光團為中心在坍塌,縮小、坍塌、再縮小、再坍塌……

光團由齒輪縮小成了一個石頭形狀,白光開始變得漆黑,最後開始射出黑光,終於,它爆炸了……

《雲落星辰》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