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玄幻魔法›虞清歡淇王
虞清歡淇王 連載中

虞清歡淇王

來源:外網 作者:皇叔寵我入骨 分類:玄幻魔法

標籤: 玄幻魔法 皇叔寵我入骨

和他先婚後愛,我把他當朋友,他卻寵我入骨,我到底該不該從了他呢?展開

《虞清歡淇王》章節試讀:



「皇叔寵我入骨net」!
「駙馬雖雙腿俱廢,避世多年,但他和風先生曾是同期,多少有些交情,恐怕只有他能將風先生請回來。」
衛殊道:「陛下似乎對這風先生十分了解。」
嘉佑帝道:「那是自然,畢竟風先生曾是朕的老師。朕這個老師什麼都好,但正是因為太好了,所以才養出一身的臭毛病,為人清高倨傲,要不是因為他真有幾分本事,朕也不會想用回他。」
衛殊接道:「陛下任人唯賢,摒棄一切成見,這說明陛下海納百川,虛懷若谷,是千古一帝,明君聖主。」
嘉佑帝被捧得喜笑顏開:「朕就喜歡你小子瞎說大實話的樣子。說來也怪,這些話朕在朝堂上聽了無數次,怎麼你說的就這麼動聽?」
衛殊受寵若驚:「聖恩浩蕩。陛下對臣信任有加,所以才沒有覺得臣在胡說八道。」
嘉佑帝道:「行了,你也別拍馬屁,小心被那些小心眼的御史聽到,你又多一個饞臣的罪名。」
衛殊恭順地笑了笑:「陛下,您準備讓誰護送駙馬前往東海滄山?」
嘉佑帝凝神想了想,輕描淡寫地道:「讓老二去吧!自從定北侯的小女兒被賜給淇王做側妃後,這小子便人不人鬼不鬼的,如此說來,那日家宴他遞上的帕子,倒像是定北侯家小姐的。」
「哼,帕子都拿出來了,卻不敢開口,估計是怕定北侯不幹!自己喜歡的女人都不敢去爭取,如此懦弱,活該他到頭來什麼都得不到!」
說到後面,他的情緒尤為激動,有一種不甘的怒火,淬進了他的骨子裡,讓他變成了發狂的瘋子。
衛殊深邃的眼眸滿是哀痛,再抬頭時裏面什麼都沒有:「陛下,臣覺得不妥。一來,太子身為儲君,由他和駙馬一同去更為妥當,風先生的身份不比尋常,若是換成了二皇子,只怕外人會揣測陛下有廢儲另立的打算。」
「其次,風先生的薈英書院群英會聚,人才濟濟,若是讓正受情傷的二殿下前去,只怕會被那些酸掉牙的書生看輕。陛下雄才大略,想必早已想到此處,只是慈父之心,讓陛下心軟了。」
嘉佑帝沒說話,沉思了許久,終是道:「你說得對,的確不妥,那你認為讓誰去比較合適?」
衛殊道:「臣認為只需駙馬前去即可,風先生雖然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但在陛下面前,也只有俯首稱臣的份,他要是值得抬舉,就該對陛下感恩戴德,而不起端架子。但……」
嘉佑帝因他一番話龍顏大悅:「但是什麼?」
衛殊道:「但是,如果太子殿下能隨駙馬前往,將會有意想不到的效果。陛下試想一下,儲君乃是陛下千挑萬選的正統,若是他能去請風先生,不僅能表示出陛下對有才之士的重視,也能向天下的學子和讀書人展現陛下禮賢下士的氣度。更重要的是,這也是對太子殿下的一場磨鍊。」
嘉佑帝道:「你的提議甚好,容朕好好想一想。」
衛殊又行了個禮:「陛下,臣告退。」
「等等。」嘉佑帝叫住了他,「你這小子,別人若是能與朕單獨待上半刻,都覺得無上榮耀,偏偏你例外。」
衛殊斂住唇角的冷笑,摸摸腦袋:「陛下國事繁忙,臣想着若是少耽擱陛下一些時間,陛下就能早點忙完,早點休息。」
嘉佑帝大為感動:「你這小子有這份心,朕不偏心你偏心誰?」
衛殊很是惶恐,連忙又是行禮又是謝恩。
嘉佑帝望着他這副愣頭青的模樣,狀若無意地問他:「朕聽說珍璃為了你南下,只怕現在並未知道你回京城,要不朕給你放幾日假,你去把她追回來?」
「什麼?珍璃郡主為臣南下?臣並不知道啊!」衛殊震驚過後,連忙拒絕,「陛下,臣不願意放假,臣曾對陛下說過,臣有心儀之女子,但絕非珍璃郡主。」
嘉佑帝的表情看不出喜怒:「衛殊,珍璃是朕最心愛的外甥女,也是長公主府的小祖宗,你可知道,多少人想藉著長公主府的權勢在京城一飛衝天,多少人想借珍璃飛黃騰達,你竟然為了別的女子,放棄這天大的好處?」
衛殊苦笑:「陛下,要是情到深處,那是真的心不由己,珍璃郡主千般好,也不比如月光般皎潔而溫柔的她。」
這番話讓嘉佑帝深深觸動了,當年若是川平肯嫁他,他手上何須沾這麼多鮮血?他是真的喜歡川平,喜歡到皇位都可不在意。
末了,他看向衛殊,眸底的情緒十分複雜,好像找到了同病相憐惺惺相惜的人,就連語氣,也變得十分柔和:「你從未告訴過朕,那個女子是誰,朕給你做主。」
只要他的寵臣不娶權貴的女兒,不去靠攏其它的勢力,緊緊抱住他得大腿,他都願意成全。
衛殊唇角苦澀彌泛:「她已嫁做人婦,臣與她此生絕無可能。」
那是親妹妹啊!每每想到這裡,他就想被人用力地打了腦袋一棍子,那種絕望和悲傷的情緒,繭得他無法呼吸。
嘉佑帝似乎想到了自己,嘆息更甚:「如此,倒也沒什麼好強求的,趕緊忘了她,朕的公主還有幾年就及笄了,到時候朕把公主嫁給你。」
衛殊沒有拒絕,也沒有欣喜,他木然地行了個禮,面無表情地道:「微臣告退。」
嘉佑帝被觸及心中的隱晦,也沒心思留他,揮揮手讓他退下了。
衛殊走後,王公公小心翼翼地道:「陛下,您太縱着衛指揮使了,竟讓他連太子殿下和二殿下的事都敢向您進言。以前這個衛指揮使還曉得分寸,從來不摻和您的決定,只是聽從命令辦事,不知為何,這一次他卻力挺太子殿下,讓他護送長公主去東海滄山。」
嘉佑帝姓衛殊,卻又防着衛殊,防着他和朝中任何勢力走得太近。而衛殊也能回應他得期許,從來不曾逾越本分,怪自己平時太信着衛殊,才沒發現衛殊正影響着他的想法。
這讓嘉佑帝警覺起來。
嘉佑帝難得一次沒有為衛殊斥責王公公,他道:「把衛殊方才說的話傳給老大和老二,看看他們的反應,朕要知道這個衛殊有沒有跟其中一人勾結!

《虞清歡淇王》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