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軍事歷史›在游戲裏完成復國大計
在游戲裏完成復國大計 連載中

在游戲裏完成復國大計

來源:google 作者:在下無礙 分類:軍事歷史

標籤: 軍事歷史 在下無礙 池沐

酷愛歷史的社畜池沐偶然穿越到一場真實體驗感爆棚的復國遊戲中他的任務是將一個瀕臨滅亡的國家恢復為大一統帝國他面臨的,是巨大複雜的天下構架、波雲詭譎的權謀朝堂、你死我活的硝煙戰場…堪稱地獄級難度以為這就算完了?池沐表示並沒有兄弟意氣、兒女情長…人與人之間複雜的情感同樣包圍着他他要如何完成這場遊戲?【無金手指】【主權謀鬥爭】展開

《在游戲裏完成復國大計》章節試讀:

「給本攝政王說話!站在這兒是何意!若是不說話便滾回去!」赫連玉見少年仍是一語不發,便向前大邁一步,氣急敗壞地破口大罵。

呼延闊見此場景,不由得更覺赫連玉處事過激,斷難成就大事。

還不待他再度上前勸阻,那少年卻破天荒地開了口,道出了他進羌野軍營的第一句話。

「我身帶一物,自錦尊城而來,本是為羌野指一明路,豈料被如此相待,故而知羌野之意,不再多言。請羌野攝政王讓汝兵退開,我自離去。」

這話說得雲淡風輕,慵懶隨性,聲音清澈又玩味,不僅毫無慌亂,反倒泰然自若。

呼延闊歷經滄桑識人無數,此時竟也有些恍然。在他看來,這少年真好似世外之人一般超脫神秘,氣質決然出群,名為使節卻毫無普通使節該有之態之舉,渾身上下有着一股看透世事不急不緩的奇雅之風,不免突然感到好奇起來。

赫連玉被這樣堂而皇之地一嗆,臉色已變得極為難看,但又一時不知如何是好。

呼延闊便看準時機堵道:「玉漢來使,攝政王宣汝入帳面見,汝卻充耳不聞,只立於我軍營中間而不動,我等俱不解汝意,並非刻意如此待之。若來使有何難言之隱,直言便是。」

這一番話一出口,赫連玉來了精神,提高了嗓門大聲道:「對,小子,回話。你說是為我們指明路,是何路啊,本攝政王倒要聽聽。」

池沐這時已經完全鎮定了下來,他清楚,但凡只要露一點怯,自己就會像一隻羔羊一樣,折在面前這一群的豺狼手中。

越是氣度不凡,越是雲淡風輕,周旋取勝的幾率就越大。

而且,要打贏這場心理戰,還不能立即火急火燎地拋出利益,如果那樣,很容易使對方輕視,因此必須使出「威逼利誘」兩個殺手鐧,才能拿捏住對方的命門。

換句話說,池沐要做的事,是使羌野意識到與玉漢合作,遠遠勝於倒戈大燕、或者背刺一刀。

給自己鼓了鼓勁後,池沐故意不去理赫連玉,只原地轉了一圈,淡淡地掃視了一眼對他瞠目而視的四位將領,又轉了回來。

隨後,他對着赫連玉和呼延闊微微一笑,平靜道:「我方才已申明,攜有一物,此一物當是羌野真正之活路。羌野大軍南下,名為攻燕助漢,實為伺機而動虎視眈眈,勿要以為我玉漢不知不明。」

滿意地捕捉到赫連玉臉上的神色變化,池沐更確定了這一方針的正確,接着發力:「這種雕蟲小計,簡直愚蠢至極。殊不知小小安道城彈盡糧絕尚堅守兩月,燕軍狼虎卻久攻不下,足以見我玉漢守土護民之死志。羌野若攻漢,必是勞軍勞力,費時費力卻久攻不下,且到那時,燕軍得到休整,必然轉而攻打羌野,坐守得利者便為大燕,羌野前有玉漢後有燕,白白損兵折將卻一城不得。」

赫連玉的神色已經變得很糟糕。

池沐學着歷史劇里的使節風範,咳了咳,不給赫連玉喘息的時間,道:「然而,如果你們原地不動,燕軍再度攻城時為防羌野從中得利,便會派兵偷襲羌野軍,想必最好的結果也無非是兩敗俱傷。總之不論攝政王如何打算,羌野總歸是撈不到便宜,遠道而來敗興而歸。」

他的語氣還是那般冰冷靜默,語速飛快,腔調卻一成不變,彷彿根本不是在對着任何人陳述,只是對着一團空氣。

赫連玉見他把自己的如意算盤全部看破,又在手下將領兵士面前直言,甚至連自己下一步如何進行的踟躇都道得清清楚楚,又憤怒又害臊,但聽過後又覺得確實有道理,氣得他腦仁有些嗡嗡作響,想一劍殺了這個不涼不酸的傢伙。

沉吟過後,赫連玉強壓怒火,沒好氣地問道:「你既說自己有讓我軍活路的物件,是什麼東西,從實說來,若是敢戲弄本攝政王,就讓你的頭回去復命。」

「上鉤了。」池沐內心暫時松下一口氣,但還不敢徹底把這口氣泄出去,他強迫自己的神經綳得很緊,對上赫連玉那雙豺狼般的眼睛,語調波瀾不驚,不咸不淡:「此物便是玉漢府庫中的全部財寶。」

他此語還未落地,周圍的羌野兵已是大亂了起來。

「天啊,有這些錢還打什麼仗啊?」

「這是多少錢啊。這要是也分給我們該多好啊。」

「聽聞玉漢佔據蜀地物產豐富,搬空了國庫來討好咱們,咱們拿了錢辦事就是了。」

一時間諸多議論不絕於耳,氣氛也突變得沸沸揚揚起來。

呼延闊裝作一副吃驚的樣子,實則飛速地觀察着赫連玉、金些、柯玖和姜暘四人的表情。

只見赫連玉毫不掩飾地瞠目結舌,金些和柯玖已經目露凶光,垂涎欲滴之色躍然臉上。只有姜暘依然保持着原來的姿態,既不驚訝也不激動,仍舊盯着玉漢的使臣,眼中卻依稀流露着一種說不明的東西,呼延闊沒能讀懂。

不過他此時完全明白了這少年為何不單獨面見赫連玉,而是故意引來眾多兵士,原是要在大庭廣眾之下拋出這巨大的誘餌,極大地動搖軍心。再加上幾位將領皆在場,萬不可能絲毫不動心,如此一來即便赫連玉身為主帥能做到不動搖,恐怕也是由不得他了。

「真乃高士也。」呼延闊在心中默默地讚歎了一聲。

赫連玉怔在原地,顯然還沒反應過來。

呼延闊眼見兵士們的嘈雜混亂非但不息反倒愈演愈烈,急忙喝了一聲:「都住嘴!來使面前如此無禮成何體統!全都速速退下!」又轉過身對着赫連玉低眉恭順道:「攝政王,玉漢國庫的全部財寶,這可是個天文數目。此事非同小可,攝政王應讓四位將軍入帳商議,以做決斷。」

「好。就依大將軍所言。各回營帳不得有誤,玉漢來使隨本王入帳,還有你們四個,也跟着進來。」赫連玉終於回過神來,定了定神,有些語無倫次。

中軍大帳中,高坐的赫連玉的眼睛已經有些發直。

坐在他右側下首的金些和柯玖半個身子已經探出了坐席,將脖子抻得老長,目不轉睛地看着地上擱置的滿滿一箱金銀珠寶,恨不得立刻奪過來一串狠狠把玩一番。

饒是早有準備的呼延父子,此刻亦心潮澎湃。

羌野雖幅員遼闊,但遠離中原土地荒瘠,四十年前還只有向強大的大一統玉漢皇朝俯首稱臣的份,近二十年中原大地再度分裂,北方大燕崛起,東南戈楚建立,羌野也趁亂髮展軍事融入中原,見識較比昔日是增了一些,但終究無法與中原人相比,因此今日得見如此華貴財寶,自是絕計做不到寵辱不驚。

那少年使節命候在營門外的手下進帳打開珠寶箱之時,幾人不約而同地被一道強烈的珠光刺了眼睛,清楚地看見了這輩子第一次得見的各種名貴珍寶。

「到底是曾經輝煌一時,一統天下過的皇朝。」呼延闊心中暗嘆,他已明了,這樣下去或許無需自己出馬,赫連玉就會爽快答應出兵伐燕。

「提醒:任務完成度:50%。」

池沐眼前出現了一行字。

趁着眾豺狼貪婪觀賞的功夫,池沐敏銳地想到了剛才人物關係欄里出現的姜暘是個漢人。

「根據正常的邏輯套路,這人說不準也是個有用的人物。」

這樣想着,池沐便想觀察姜暘的反應,於是裝作不經意地瞥去,見姜暘盤着腿坐在毯上,依舊是面無波動,只大口喝着羊奶酒,彷彿面前的珠光寶氣還沒有一口酒吸引他。

池沐一看他這種反應,更是覺得這人絕對有問題。

他將目光移向人物關係欄,見姜暘介紹後有三個點,當下用目光當鼠標點了一下。

面前彈出幾行字:

姜暘原是二十年前天下大變時,抵禦羌野被俘的玉漢降將。在羌多年,能力卓越,立下不少赫赫戰功,向西開疆拓土數百里,卻因身份敏感而官運不佳、不大得志。

池沐皺起了眉,心裏對姜暘這個人物埋下了疑問的種子。

姜暘是因為人性使然、想起故國而興緻缺缺?還是…有別的難言之隱?

比如…

他這樣分析着,不覺出了神,正正與姜暘抬頭的銳利目光撞在了一起。

池沐冷靜下來,沒有選擇躲閃,而是沖他友好一笑。

姜暘卻對他不理不睬,目光里什麼情緒都沒有,只有他一直以來的沉默,也再不多看一眼,而是又低頭倒了一碗羊奶酒。

「羌野攝政王,此為本使所攜之其中一箱。若是羌野攝政王有意,我便道出下一步。若是無意,便到此為止。」池沐立於中軍大帳**,將手中摺扇別於腰間,雙手執禮,甚為標準,但言語之間卻毫無恭順低微之音,不卑不亢。

他已經越來越熟悉這個遊戲身份,也越來越有種遊刃有餘的感覺了。

赫連玉眼睛不離珠寶,心中卻仍還想着找準時機侵吞玉漢江山,畢竟他一心想以此功為跳板篡位為王,故雖然極其喜愛貪圖,終歸是猶豫不決,故而一時之間沒有立刻回復池沐的話。

《在游戲裏完成復國大計》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