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現代言情›執刺
執刺 連載中

執刺

來源:google 作者:星辰不落. 分類:現代言情

標籤: 宋肆 林悠 現代言情

高一那年林悠與宋肆在旗台下相遇,少年對女孩一見鍾情,此後他追她人盡皆知由於母親的虐待以及父親的忽視,她開始學着自己保護自己她常居年紀第一的寶座,是老師的寵兒,卻患有心理疾病他是痞帥校霸,是肆意的少年但他讓她感受到偏愛,讓她慢慢走出自己的世界,他為她奔跑她為了不傷害他,選擇了逃避,丟下他去往國外她是長滿利刺的玫瑰,他是玫瑰的救贖後來她自斷利刺,去擁抱她的少年「我的姑娘只管快樂洒脫一場,我會竭盡所有為她保駕護航」她站在校園樂隊大賽的舞台上對他告白:「我生性膽小怯懦,但現在,我願意懷着一腔孤勇奔向他,好像只有待在他身邊,我才會心安」她聲音漸漸哽咽,「宋肆,我好喜歡你我們和好吧?」在這愛意橫生的時代,他們衝破世庸,愛了彼此一年又一年展開

《執刺》章節試讀:

林悠抬頭去看那人的臉,有點震驚,像是確認一般:「宋肆?」

宋肆把林悠攬在身後,甩掉那個男生的手,力道很大,男生被甩得踉蹌幾步倒在地上。

林悠睜大眼睛,瞳孔也跟着放大,一眼不眨地看着宋肆,宋肆感覺到她的目光,低頭看她,語氣嗔怪:「小姑娘怎麼回事?老想着打架?」

地上的男生站起來,揮着拳頭上來。

宋肆皺眉,給林悠說:「你站遠點,別摻和這些事,受傷了老子心疼。」

說完頭也不回上去就開打。

巷子里傳來慘叫聲,還有骨肉碰撞的悶聲。

沒過幾分鐘,宋肆就走了回來,只是手上有點紅,其他地方看上去都完好無損。

林悠打量了他一番,又伸頭往裏面看,好傢夥,三個男生都倒地上了,女生不見了。

林悠不可置信地看着他:「你受傷沒?」

宋肆聽着她這話,語氣里九分懷疑一分關心,還真是小沒良心的。

他嗤笑了一聲,在原地跳了跳,睨着眼睛看她:「你覺得呢?」絲毫不帶喘的。

林悠皺皺眉,一臉正經的看着他,拍了拍他的肩:「好小伙,體力真好!」

宋肆眼神里多了幾分邪念和得意,回她:「那當然。」

林悠點點頭:「嗯,適合去工地搬磚。」

「噗」,宋肆被她氣笑了,他順手拿走小姑娘的書包,搭在自己肩上,「走,送你回家。」

林悠站在原地不動,她在糾結到底要不要拒絕,她應該要拒絕的,可是看到宋肆那張臉還有剛剛的事情,她就又不想拒絕了。

最終她還是跟在宋肆後面走了。

兩人沉默着走了一半的路程,林悠突然想起來自己是和孟佳一起回家的,「啊!」

宋肆聽到小姑娘叫了一聲,連忙回頭,就聽見:「我把孟佳給丟了。」

語氣里儘是關心與自責。

宋肆冷哂一聲,他拉着小姑娘的袖子把她拖着往前走,「吳昊送她回家了,放心,我死了她都不會死。」

不爽,他現在很不爽。沒想到自己淪落到要和一個女生爭寵。

林悠由着他這麼牽着自己,不覺得奇怪與反感,反倒覺得心底甜甜的,鬼畜啊!

快到家的時候,林悠腳步停下,宋肆回頭看她,小姑娘一臉糾結,五官都要皺在一起,他問她:「你有話對我說?」

林悠點點頭,開口:「那個,你能不去那些地方了嗎?在學校要乖一點。」

宋肆緊緊盯着林悠,沉默了許久,他回她:「行,只要你讓我做的,我都做。」

林悠受寵若驚,她張張嘴,半天說不出來一句話。

宋肆看出小姑娘有點為難,他拿下肩頭的書包,幫她放在她背後。

他對小姑娘笑了笑,說了句:「再見。」

林悠反應過來,羞也似的往家跑。

這人怎麼情話連篇,還脫口而出啊!

宋肆看着小姑娘進了家門,又站在路邊看了會,直到小姑娘卧室的燈亮了,他才轉身離開。

後來,宋肆真的聽了小姑娘的話,沒有遲到也沒有早退,上課來了興趣就聽,無聊就趴着睡覺,沒有再去打桌球,也沒有再去網吧。

雖然小姑娘還是不讓宋肆送她回家,但是她至少不會刻意躲着宋肆,也沒有再冷臉待他。

高一入學以來第一次期中考試如約而至,對比月考而言,期中考試更為關鍵。一周前林悠就開始為考試做準備,每天頂着黑眼圈到學校,一刻不閑地刷題。有次宋肆打籃球回來,在走廊遇到她,還被打趣道:「這次不僅是我的寶,還成大家的國寶了。」

倒是考試那幾天林悠早睡早起,養好精神,這三天早上她到自己考場的位置上時,上面已經擺好了早點,不用猜都知道是誰。

林悠也沒有彆扭,大大方方吃了起來。

一整個考場的人大早上就吃了一個大瓜,準確來說應該是狗糧。

林悠確實沒有吃早點,也不為什麼,就是單純覺得要去排隊買早點擠着麻煩,索性就不吃了。

由於期中考試佔了周六一上午放假時間,學校乾脆給大家把假期往後延了一天,不得不說,一中還是比較人性化的。沒有像實驗中學或是其他中學那樣逼着學生補課,一周只有一天放假時間。

周六中午考完試,宋肆在林悠班門口等她,等林悠走出來,宋肆很自然的拿過她的書包,遞上一瓶開過蓋的北冰洋汽水。

林悠喝了一口,滿足地打了一個汽嗝,雖然宋肆在旁邊,她也沒覺得不自在。

宋肆看着小姑娘這不拿自己當外人的樣子,也很高興,甚至有點興奮。

他看着她的一顰一笑,眼裡儘是寵溺。

林悠今天心情格外美麗,連眼睛一直都彎着。

宋肆好奇着問她:「呦,我悠寶今天遇到什麼好事了?」

林悠咂咂嘴,喜笑顏開,回他:「姐的頂峰迴來了。」

宋肆看着她,嘴角向上彎着,擱在平常,他叫她一聲悠寶,小姑娘肯定上來就給他一腳,哪會這樣。

她對這次的考試特別有信心,數學題都會,物理這次也差不多,成績好誰不開心?

她視線一閃,回到宋肆臉上。

那張臉是暖白色,偏偏這人又是丹鳳眼,雙眼皮,底下一顆淚痣,偏紅的薄唇,妖孽一般性感。劍眉挺鼻,深邃又幽暗的黑眸,下顎線鋒利,又添了些清冷與戾氣。

她痞笑着:「連帶看你今天這張臉,都覺得是世界第一帥。」

宋肆聽着她這突如其來的一句話,一分驚訝,三分得意,剩下全是愉悅。連帶聲線都柔和很多:「走,哥帶你今天去放鬆放鬆。」

林悠「咦」了一聲,「你就比我大幾個月。走吧,本姑娘今天心情好,陪你玩玩。帶上孟佳。」

宋肆挑眉,「行,我把吳昊也叫上。」

林悠皺眉,不解,「你叫吳昊幹嘛?」

「搶人。」

吳昊不來,他哪有和她獨處的時間。

「……」沒頭沒尾的一句話。

《執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