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奇幻玄幻›終末的幻想曲
終末的幻想曲 連載中

終末的幻想曲

來源:google 作者:漆繼柃夜 分類:奇幻玄幻

標籤: 加玲莜雅 奇幻玄幻 文夏雲升

命運的鐘聲已經敲響,彈奏着幻想夜的交響曲將破碎的希望重拾,在你我的眼中是那名為「西曆」的瘋狂年代,在你的腦海里,是名為「啟示」的引導展開

《終末的幻想曲》章節試讀:

下午三點四十三分二十八秒,後排靠窗的冰山美人主動向我對話。

「你不去訓練嗎?」

「沒意思,小孩子打鬧沒什麼意義。而且我不喜歡那麼多人的地方……我比較排外。」

「你怎麼這樣說呢?……」加柃莜雅意識到自己的話多,我尷尬地笑笑,平鋪開我的畫紙,帶有對外排斥的人似乎是你才對。

她從一進門開始就留意了我的桌子上的畫紙,「能教我繪畫嗎?我想通過這個紀念過去的某個人,我想語言已經無法言表這種壓抑了。」

「接下來的幾天要勞煩你了。」

「你不厭煩才好,繪畫這種事很費神的,吃力勞神不討好,弄錯一筆就得重來。」

「哈哈哈哈……」她小聲地笑起來,如果不是我的錯覺的話,她微斂的笑顏如同春日的花朵一般,**、柔和。「你怎麼了?」她晃晃手。

「沒什麼……你笑起來,挺好看的。」

「謝謝……」她笑容一現,然後恢復冷靜,似乎在告訴我誇耀她是沒用的。我拿出一袋子筆,裏面各式各樣的鉛筆從6H到6B,各種色號的彩鉛,一套IMARK型馬克筆,還有各種毛刷。

我從裏面翻出普通的繪圖鉛筆,「先從握筆和排線開始吧,來……這樣的。」自然而然地把位置更換到她旁邊的空位,這個無數人幻想的地方。「學得很快啊。先打格子,然後定一下五官的位置,然後處理細節……」她點着頭,頭頂的呆毛一晃一晃隨着頭晃動,這本該讓人悸動的對話卻在互相的冷漠中一筆帶過。

「你很喜歡繪畫嗎?」我在勾線上色的時候,加柃莜雅沒有停下畫筆。

「開始是覺得無聊,後來就喜歡這種能讓我平靜下來的事物。比如寫作……我想寫作和繪畫應該差不多的。」我停下筆回答她,側過頭觀察她錯落有致的頭髮,外面斑駁的樹影照在課桌上。「這樣啊……」

下課了隨即響起來,外面熱鬧的訓練結束了,取而代之的有下課後的放鬆、放學後的暢想、還有累了一天的抱怨。門口進來的人突然愣了一下,克萊斯卡跑過來,「你……你們?」我看到他驚訝疑惑、又說不出話的滑稽模樣,我也覺得很奇怪。

外面亂成了一團,「那個人是誰啊?!」「憑什麼和我們……我的女神坐一起?」我打算起身。

「拍下來!拍下來!」

所謂青春的爭議和嫉妒都被這群人表現得淋漓盡致,我保持冷靜。人潮人海湧進來,克萊斯卡一人擋着幾十人。「大家冷靜一點!」但沒有什麼用。

我有把加柃莜雅直接帶走的打算,但是她閑適的樣子我沒有驚動。外面走進來幾個校服裝束的人,脖子上掛的牌子上赫然「學生會」三個紅字。

「主持秩序的人來了嗎?」我心裏問。

「同學們!」中間的學生會長開口了,「別讓我們的加柃莜雅同學感到為難,好嗎?」嚴肅的口吻中帶着命令的沉穩發言,我注意到了這個整裝的男生。一臉成竹在胸的樣子,乾淨的衣領修長的手臂。

「既然會長都這麼說了,那就下次再來找這個小子吧!」其中一個人站出來,指了我一下。班裡的同學開始準備放學回家,克萊斯卡也走回自己的位置收拾東西。

我站起來,加柃莜雅繼續描繪輪廓,「怎麼了……嗎?」加柃莜雅抬起頭問我。雲楠鄄走過來,笑道:「你還真是過得辛苦啊,加柃莜雅同學。」

「有何貴幹嗎?如果只是來冷嘲熱諷的話,請你出去。」我對他的發言感到較為憤怒,我感受到加柃莜雅的拉扯,打算坐下去時,被他們中最高大的人揪着領子提起來。

「沒什麼,我只是來看看罷了……放下他,敬。」

他胸前的名牌是雲楠敬,我可以這麼想他是學生會飼養的打手。他比我高了兩個頭,約摸2.25米的身高,話不多。

「哦~你會畫畫啊。」雲楠鄄坐在加柃莜雅面前,「我有個項目想交給你。」他轉過頭朝向我。我很自然地說:「……先說說內容我再決定要不要幫你。」

「學校的春季運動會將在四月底開始,我們學生會需要繪畫方面的人才來指導這屆的新人,順便幫助籌備運動會。」他滿臉堆笑,和剛才囂張跋扈的表情不一樣。

「那就原諒我吧,我不會幫的,看你的樣子也不是需要我,擅長繪畫的人全校肯定不只我一個。」我想告訴他拉攏我是沒用的。

「那我一定要你來呢?」很明顯他裝作看不懂。

「所以,我這不是在拒絕你嗎?我可不願意做我自己不樂意做的事情。還有,我還要教我旁邊……加柃莜雅繪畫,沒有時間。」斜過視線,加柃莜雅天馬行空的想法躍然紙上,作為草稿而言已經很不錯了。

「就是這樣。」我附加幾個字。

「嗯……我還會再來的。」

傍晚,「我先走了。」加柃莜雅自然地站起來,對我擺擺手,背上包走下去,這次沒有人圍着她,她特意地等人都差不多走完的時候,再說離開。

她走到教室門口一回頭:「明天見。」

和平時一樣,走到樓下超市買上幾聽罐裝酒、一些晚餐的食材,回到家中,熟悉地小聲寬慰:「我回來了……」脫鞋,換鞋,走進廚房。拿出砧板、洗凈菜刀,處理一下冰箱保險層中的魚,熱油下鍋,滋滋的煎魚聲伴隨魚香,刺激耳膜和味覺。簡單的晚餐後,看看最近的新聞,翻一翻手機查查餘額。

午夜,果然還是睡不着,隨意理一理亂髮,披上一件大衣、裹上圍巾打開門走出去。外面的溫度很低,天際還有雪花在飄散,隨便走走……手中提着幾罐低酒精型的飲料,還有幾包薯片。

我立刻聯繫:「織玉姐,快。幫我找到關於加玲莜雅的全部資料。」

「為什麼突然對這個人感興趣了?噢,你的小同桌?嗯……我看看,還是個美女。你小子……」

我聽着她調侃我,逐漸姐姐的語氣越來越正經:「我只查到她是江戶地區最強控冰超能力者……現存的超能力者怎麼可能沒有她,難道說?」

「好了,一會再說吧。」

幽藍的市區花園深處,我能看到的是這地獄邊境般的藍色,處處藍色水晶林立,水岸繞着無數水晶花朵。「羨君之尊容,哀君之消亡;無盡之天理、無數之星辰,盡已消於吾前;願君安然逝世,願君順從轉生;獻吾之詞賦、念君之生世,皆成不忘誓約。」黑暗的少女站在邊界的盡頭,嘴中的禱告詞是那個網絡詩人柃子夜的成名作中的一句話。

「你怎麼在這裡?」加柃莜雅已經注意到了我,她放下閉上的雙手朝我走來,腳步踏在草叢上揚起冰的氣息,絕望、死亡都在她低沉的眼中,我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但我能嗅到她身上純粹的失落。

我沒說話。「單純地來這裡然後看到我在禱告么?」加柃莜雅彷彿看穿了我的想法,「還有什麼?覺得我笑起來更好看么?」她冷笑了幾句,看得出來她對自己的外貌十分自信。

「冷艷。」我擠了半天,說出兩個字,「其實呢,我真的很喜歡柃子夜的文筆,今天能見到本尊真是我的榮幸。」

「你想多了……我才不是什麼柃子夜,我最討厭那個陰沉女人了。」加柃莜雅剛說完,表情更加冷漠,順手一揮冰晶突刺,把我困在囚牢,而我直接擊碎冰塊。

「那你想不想找個朋友呢?也許可以改變一下你這陰沉的性格。」我提議,一起坐在長椅上,遞給她一罐飲料。

「我拒絕……至少讓現在的我一個人獨處,我現在不需要朋友……」加柃莜雅閉上眼,一隻手打開拉環,喝了一口後全部倒掉一隻手摸到我的袋子里,從裏面翻出酒和一包薯條,扯開胃口就是吃。

「那你為什麼要吃我的東西。」我打開拉環,灌下幾口。

加柃莜雅酒量很差,沒有酒過三巡就神志不清了:「額~兒……」「能給我酒的,都是我兄弟……」這個人壓抑了很久,一個踉蹌之後,罐子摔在地板上,酒水撒了一地。整個人倒在椅子上,「明明就是個小姑娘,喝什麼酒啊。」

我收拾好殘局,給她圍上我的圍巾,撿起幾隻罐子丟進垃圾桶里。她的手中掉出幾張紙,裏面是她最新創作的詩歌,還有家庭的住址和鑰匙寄放的地方。

我嘆口氣,把她送回去。裏面全是堆得到處是的紙箱子,「那些是我廢棄的稿子……」

「我最近都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大概父親死去後就這樣了吧。」加柃莜雅醒過來,爬在我的背上,「好不容易遇到了一個表情和我一樣……一樣低沉的人,我就幻想着這個人能……能夠給我帶來平靜。」

「哈哈哈……」我笑了笑,低下頭,「不應該找個陽光的人把你拖出黑暗嗎?」

「所以……所以……我想要個保持距離的朋友。」她總算是表達出來,本性不該低沉的她想必是承受了過多的壓力、過多的痛苦,從一地的狼藉可以看得出來。等待她往下說:

「我想告訴你離我遠點……」

我立即回答,沒有猶豫,「你比看上去的要堅強的多。」我嘆惋,從她扭在一起的眉頭中我可以瞥見一絲的求生欲。我讀出來的反感、怨念、不解,都在這張美得無可挑剔的臉龐上一一展現。

「可以的話,我也不想當個隱藏者……但我不想效仿我的家人,為了太多身外之物放棄自己的理想或者生命。」加柃莜雅一低頭,手中的一團藍色氣息淹沒在眼中,化成冰刺突進我的面前,在我的瞳孔前停下。少女的黑色大衣襯着她精雕細琢的玉色皮膚,白裡透紅的姿態在夜色交替下不斷地泛着光。

我保持了沉默,過了許久。

「行吧,那你想要個歸宿嗎?」我接著說,「你的家已經不復存在了。」加柃莜雅坐在玄關,手中提着包,手指在布滿碳粉的地面上畫圈圈。

她淡漠地說出幾句話:「我……我的父親呢,是個痴情的浪子,就算我出生了也是滿腦子的妻子老婆……從來不關注我,從來不在意我的感受。可以說我沒有父愛……而我的母親卻是為了家族而奮鬥,同樣不看我一眼。這種工具人生我早就想結束了……」加柃莜雅的語氣中帶着憤懣,冷冷的目光中增添了一絲的溫情,可這種感情被她一指掐滅。

「可惜……」我再次說道,「但是,我願意成為你的摯友……」能看到那藍色的憂鬱在她的眼中綻放,一縷縷黑暗的荊棘在她瞳孔中蔓延。

「是嗎?」她抬起頭……

(在幽怨的盡頭,是我和她的相見……)

To be continued……

《終末的幻想曲》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