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成寶,她拚命護住短命王爺
重生成寶,她拚命護住短命王爺 連載中

重生成寶,她拚命護住短命王爺

來源:google 作者:綿綿不絕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劉思齊 古代言情 魏玉瑾

前世,她被一碗毒酒毒死,這輩子,她從娃兒做起,一個個收拾那些惡人!庶妹!仇家!還是權勢滔天的四大家族!她一個也不會放過!只是有沒有人能夠告訴她,那個短命的王爺為什麼要緊緊扒住自己?自己只是為他擋了一回暗器而已,唉.......算了,誰讓自己總對他心軟呢?!還是拚命護住吧!展開

《重生成寶,她拚命護住短命王爺》章節試讀:

在她眼裡只有魏玉瑾一個人是她的孫女,至於那個庶孽生的女兒,她一絲一毫都不放在心上。

魏玉瑾不想說話,金嬤嬤繪聲繪色地說了周嬤嬤交待的言辭。

說到「賤人生的賤人」的時候,老夫人臉色鐵青地啐了一口,「口出惡言,蘭香!傳我的話,讓魏玉蘭那個下作的丫頭,和她娘一樣跪到瑾姐兒好了再出來!」

「是」

老夫人尤不解氣,看着魏玉瑾慘不忍睹的臉,拍着扶手站起來,在房間里來回踱着步。

她常年禮佛,不言殺生,更看不得血腥,要不然今天她就讓人仗殺了那丫頭!可是回頭想想,姐妹之間吵架,動了手腳,乃是常事,若是這時就喊打喊殺,未免太過頭了。

她手上的佛珠轉的飛快,魏玉瑾看着憤怒又遲疑的祖母,在心底嘆了口氣。

祖母也是個苦命的人,年輕的時候聽說祖父偏愛一個姨娘,差點寵妾滅妻。

老夫人忍了一輩子,忍到兒子出人頭地,又偏在婚姻大事上和兒子意見相左,從此不相來往,深居佛堂,避開世事。

就像湖裡的扁舟,不靠岸,只在湖心放逐自己,看似逍遙自在,其實無依無靠。

她傷的這麼重,祖母也只罰魏玉蘭跪了祠堂,針對的目標還是養女不教的林長賢。

在她的心裏,林長賢到底是枚巨大的刺,如鯁在喉,取又取不出,真真是氣死人!

不行,她還需要祖母的庇護,需要祖母強大起來,需要祖母走出榮安堂,把那根刺狠狠咬斷,吞入腹中。

她要怎麼做才能讓祖母立起來,強硬起來呢!

魏玉瑾腦中突然划過一個人的身影,對,她的話應該可以。

魏玉瑾拉過桂香,低頭吩咐了幾句。

桂香點點頭,退了出去。

這邊廂目睹事情經過的魏玉真先是沉默,後面像是想定了一些事情開口了。

「祖母,您要不要在瑾姐兒身邊多放些人?」

老夫人站定,「真哥兒的意思?」

魏玉真眉頭皺得緊緊的,「剛才我過去的時候,一大堆的僕人抓着瑾姐兒的手,就因為這樣瑾姐兒才受的傷!」

要不然單憑魏玉蘭一個,根本上不了瑾姐兒。

老夫人氣憤,「那些個刁奴!居然敢以下犯上。」隨即看了金嬤嬤一眼。

「老夫人放心,小姐讓奴婢把人都抓起來了,就關在刑房裡了!那種傷主的刁奴,奴婢一定會好好教訓他們的!」

魏太夫人點點頭,隨即走向主位坐了下來,她已經拿定了主意。

「瑾姐兒,等你好了,祖母給你找個武夫子如何?」

這是要讓自己學武嗎?魏玉瑾知道魏太夫人出自鎮南將軍府,身手還不錯,可讓自己學武……

魏太夫人笑着摸了摸魏玉瑾的頭,「請再多的僕人保護你,都不如你自己有本事保護自己!我們趙家的女兒,兩三歲就開始學扎馬步,五六歲就可以上馬,拿着木刀木劍玩耍,雖說你現今五歲了,但還不遲,一些防身的功夫還是學的會的。」

魏玉真也贊同,「祖母說的極是,什麼人都不如自己靠譜,瑾姐兒,趕快謝謝祖母。」

如果不是他年歲已大,他也想學點武藝傍身。

魏玉瑾也覺得學武不錯,她前世多少艱難,如果能有些武藝在手,很多事就便利了很多。

至少,制住魏玉蘭是可以的!

「孫女兒謝祖母教導。」

「乖」

桂香折返了回來,腳步略急,「老夫人,方夫人到了。」

魏玉瑾詫異,外祖母竟然到的這般快,她看到秋香向她使眼神,應該是半路折返回來的,那就是說方夫人在她讓秋香去請之前,就出了府門。

什麼事能讓生病的她出府門,必定就是永昌侯府發生的事傳到了她的耳朵里了!

這下可有好戲看了!魏玉瑾嘴角上揚,感覺心裏暖暖的。

「不是說她病……」魏太夫人話說到一半停了,看了眼魏玉瑾,沉默了一下,說,「瑾姐兒去迎下你外祖母吧,真哥兒也去,金嬤嬤也去,代我問候一聲親家母。」

「那祖母呢?」魏玉瑾問。

「我一個清修之人,不方便出去,你們幫祖母去迎一迎,如果你外祖母要見祖母,再把她帶到榮安堂。」她去了,有些人的手段就施展不開了,畢竟這府里和她同輩的就是她了。

魏玉瑾稍微一想就明白了其中的關竅,祖母這是想借刀殺人吧!

她點頭,跟着魏玉真,帶着金嬤嬤和桂香走了。

魏太夫人走向供奉着觀音大士的佛龕前,跪在蒲團上,靜默地念了句佛。

方夫人是被人用轎子抬進永昌侯府的,她虛弱地躺在轎子里,頭上綁着白色的額帶,嘴唇發白,但氣勢卻半分不減。

魏玉瑾和魏玉真到的時候,魏雲樓正在大門迎接方夫人。

雖說他和林長安和離了,但方夫人還是林長賢的嫡母,還是他魏雲樓的丈母娘。

對於方氏,魏雲樓是厭惡的,他知道他待林長賢不好,雖說沒有短了衣食,但苛責必定有,而且她還和母親聯手,壞了自己的姻緣,這讓他對方氏實在是喜歡不起來。

尤其他看到方氏後面跟着的一個個膀大腰粗,手拿水火棍的婆子時,臉色一下子難看起來。

「母親這是……」

方夫人咳了兩聲,「讓侯爺見笑了,本來我生着病,不該來,但是聽聞玉瑾和玉蘭兩姐妹打架了,玉瑾還傷了臉,我這顆心啊,我就放心不下。」

你要來便來,帶這麼多人幹什麼?!而且來的這速度,也太快了!

魏雲樓冷笑,「只是姐妹打架,沒想到還驚擾了母親。瑾姐兒的臉沒有大恙,玉蘭也去祠堂罰跪了,母親且安心,您還生着病,還是回去吧!」

他就差說你趕緊走了,方夫人冷笑,「侯爺,這就是你不對了,瑾姐兒和蘭姐兒大打出手,姐妹相殘,這在普通人家都是滅門之兆,怎的侯爺居然不放在心上!我知道,我沒教好安兒,讓侯爺難堪了,但是賢兒也是我的女兒,她在府中之時,沒有受過當家主母的教育,我今兒個來,就是來補償她的!」

魏雲樓皺眉,他就知道這老婆子沒安好心,居然想來磋磨賢兒。

他本想將方夫人趕回去,但是方夫人帶病前來,又是說來教女兒的,他真沒想到拒絕的方法。

就在這個時候,魏玉瑾來了。

《重生成寶,她拚命護住短命王爺》章節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