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首頁全部小說古代言情›重生後,我和渣男死對頭HE了
重生後,我和渣男死對頭HE了 連載中

重生後,我和渣男死對頭HE了

來源:google 作者:挽袖下南山 分類:古代言情

標籤: 古代言情 葉辭南 夏漣清

上一世,假千金姚婧妤在身世之謎揭開後,覥着臉也要賴在撫遠伯府不走,不想錯愛渣男,落得個眾叛親離,慘死牢獄的凄慘下場這一世,她連忙抱緊了探花郎哥哥的大腿,「我才是夏家的女兒,日後還要仰仗兄長照拂」離開撫遠伯府後,她成了夏漣清,小日子過得風生水起,魏韞斜睨着眼睛道,「本世子允你做妾」夏漣清:「滾!」某人厚着臉皮蹭過來,「娘子莫氣,待我再將他揍一頓便是!」展開

《重生後,我和渣男死對頭HE了》章節試讀:

很快便到了晚膳的時間,不必說,香苓去大廚房領到的飯菜不是放涼了就是最後剩下的。

姚婧妤並不介意,之前被魏韞使計關到大牢裏面時,她連餿了的飯都吃過,還怕眼前的這些清湯寡水嗎?

活下去才是最要緊的。

香苓倒是有些生氣:「看着姑娘失勢,一個個的鼻孔都要對到天上去了,看等太夫人回來,怎麼收拾她們!」

姚婧妤失笑:「這樣的小事情,怎麼好捅到太夫人那裡去,左右也不過這幾天的光景了,往後不要再白給銀子便是,將銀錢收好,日後在府中用到的地方多着呢。」

正說著,只聽得外間傳來一陣急促的敲門聲,香苓忙小跑着去開了門,待看清來人的模樣時,香苓驚訝道:「二……」

話未說出口,便被對方慌忙捂住了嘴巴,待關緊了房門後,才將香苓放開。

看清來人的模樣,姚婧妤有些愕然,一是沒想着如今這般境地,還有人來瞧她,二是沒想到來人竟還是平日里在府中性子最為綿軟的姚婧嫻。

說起來,前世自己可沒少和府中的其他姑娘一起捉弄她,可在自己的身世被挑明以後,她也是姚家人中為數不多的對她釋放出善意的。

想到這裡,姚婧妤連忙起身相迎,「二姐怎麼會過來這裡?若是被大夫人看見了,可如何是好?」

姚婧嫻是長房庶女,平日里即便是規規矩矩的,撫遠伯夫人也要明裡暗裡些刺來,如今又冒着得罪嫡母的風險來看自己,姚婧妤一時之間心裏竟不知道是個什麼滋味兒。

她一走了之便罷了,可姚婧嫻日後還要在嫡母的手中討生活呢。

當即也顧不上別的事,忙推着姚婧嫻就往門外走,「二姐還是快回去吧,若是被有心人看到告到大夫人那裡,可是要受罰的。」

姚婧嫻卻是紋絲不動,只笑着安撫姚婧妤,「婧妤,我院子里也都打點好了,這一路過來我都是避着人的,不會有事的,即便是母親發現了,我自會說你之前從我這裡搶走了月銀,我過來是要討回我的銀子的。」

一番話說得姚婧妤更是羞愧,「二姐,以前,是妹妹對不住你,在這裡,給你賠個不是了。至於從二姐那裡搶來的月銀,日後,妹妹定會還回來的。」

姚婧嫻卻是拉着她的手坐下,嗔怪道:「既給了你,那便是你的東西,我比你年長,又怎會計較這些?我過來,是今日我身邊的紅葯看到了抱着柴禾的香苓,我倒是忘了,府里的人慣會捧高踩低,怕是那些柴火也要費不少銀子吧?」

邊說著,姚婧嫻又拿出一個荷包,放到姚婧妤的手中道,「我想着你匆匆忙忙就從怡香園裡搬了出來,身上定然也沒有多少銀錢,我這裡還有些體己,你且先用着,好歹挺過這場風雪,待祖母從承恩寺回來了,那些下人定不敢如此肆意妄為了。」

姚婧妤哪裡能要她的錢,姚婧嫻作為庶女,在府上的日子也不好過,這些體己還不知道是怎麼小心翼翼地攢下來的。

更何況,她既然決定要離開撫遠伯府,自是要乾乾淨淨的走,總不能叫自己的父母兄長日後在姚家的人面前直不起腰來。

她可是沒忘記,姚靜姝說她的大哥會高中探花的,前世的種種錯誤已經不可挽回,好在她如今尚有機會去彌補。

「二姐快收回去吧,這如何使得?左右我在府上也待不了幾天了,這銀子給我也是浪費。」

姚婧嫻睜大眼睛,不可置信道,「婧妤,你,你是要離開伯府,回到夏家去嗎?」

姚婧妤點點頭,「這裡原也不是我真正的家,待過幾日我父親兄長趕到上京城後,我會跟着他們一同回去,哪有親生父母健在,卻又不回去侍奉的道理?」

想想,她上輩子可不就是不仁不孝的典範嗎?

姚婧嫻沉默了,她委實沒有想到姚婧妤會真的捨得拋下伯府的富貴生活去平陽那個小地方,過泥腿子的苦日子。

而且,還有寧安侯世子那般溫潤如玉的未婚夫,也要放棄嗎?

姚婧嫻只當是姚婧妤麵皮薄,不好在撫遠伯府再住下去,便勸道:「三妹,你可想好了,咱們撫遠伯府雖說近幾年沒落了,可到底還是有些底子在的,在這裡,怎麼著也會比平陽安逸許多,至少吃穿不愁。你又是父親母親嬌養着長大的,鄉下日子艱苦,你怎能受得了?

況且,祖母聽說此事後特意修書給父親,一切事宜待她老人家回來再說,可見,祖母也是心疼你的……何況,當年你和婧姝陰差陽錯換了身份,也並不是夏家的錯,更不是你的錯。「

姚婧妤很感激姚婧嫻能如此為她考慮,但還是搖頭道:「二姐的好意,妹妹心領了,只是我意已決,總不能叫父親和兄長空歡喜一場的。伯府不比鄉下,日後在府上用銀子的地方還多着呢,二姐還是先顧着自個兒吧。左右不過這兩三日的功夫,很快就過去了。」

姚婧嫻見她執意拒絕,只得將荷包收了回去。

姚婧妤看到把着門的香苓,心思一動,「若說別的,妹妹還真有件事想拜託二姐。那傻丫頭,在院里的丫鬟們都一門心思的尋找出路時,單她執意往我跟前湊,此舉定會惹得大夫人和三小姐心裏不痛快,我走了倒是輕省,可她終究還要在這府里討生活,若我不能給她找個依靠,還望日後二姐多照拂照拂。「

姚婧嫻應了下來。

姚婧妤擔心她待得久了被院子里的丫鬟們察覺,忙催促她離開。

接下來的兩日,姚婧嫻人雖沒有再過來,可還是吩咐貼身丫鬟紅葯偷偷地送了幾次糕點。

在經歷了幾天透明人的生活後,姚婧妤終於聽到了好消息,撫遠伯太夫人從承恩寺趕回來了。

姚婧妤只穿了件素色的舊袍,又用涼水掬了把臉,頭髮梳得整整齊齊,發頂也只簡單纏着一支木簪子。

拾掇好後,姚婧妤便無所事事地趴在桌子上,等着姚太夫人院里的傳話。

《重生後,我和渣男死對頭HE了》章節目錄: